我原谅你爱过,我也感谢你没走。

难得闲暇的周末,我一个人窝在床上看了这部电影。
在很久之前,就有人跟我说,这部电影出来的那一年,美国的离婚率大大上升。
在我看来,这是一个难得忙里偷闲又厌倦了平淡生活的寂寞的家庭主妇,对于一个陌生男人的好奇,却不小心动了真心的故事。然而,对于罗伯特,这是一个流浪了太久的离婚男人终于遇到灵魂伴侣的故事。
从他俩第一次在农场门口开始,就可以看出弗朗西斯卡的不自然。或许是太久没有这样单独面对一个陌生男人了。她小心翼翼的跟他说我可以带你去,或者好好跟你说。我觉得弗朗西斯卡内心就是想去的,当然,罗伯特也应允了,否则后面也不会有那么多故事吧。
她上了车,在车上也是表现出了各种不自然,当罗伯特蹭过她的腿拿东西的那一刻,她是惊慌的。当罗伯特在桥下摆弄他的相机,她偷看,被罗伯特发现的时候,她也是惊慌的。大概男人认真工作的时候是很有魅力的叭,她脸红,燥热,用一瓶汽水压抑着自己。罗伯特采了一束花送给她表示感谢,她用蹩脚的玩笑告诉他这花有毒,罗伯特立刻松开了手,她哈哈大笑。我想,她很久没有笑的这么开怀了。罗伯特送她回家,她邀请他进来饮一杯冰茶。这时候,故事才刚刚开始。
他在楼下冲凉,弗朗西斯卡在楼上偷看。不算很棒的肉体,她却脸红心跳。直到这时候,应该也只是一个寂寞的妇女心在作祟,这时候,还没有爱情。茶快饮尽时,她顺势邀请他留下来吃饭。他帮她做饭,这和她的丈夫不一样。他们听蓝调,听他的冒险故事,她被逗得笑的直不起来腰。他说,今天夜色真好,我们出去散步吧。他们在月光下漫步,他们谈论叶芝的诗。不过第一晚,罗伯特一个冒昧的问题“你会离开你的丈夫吗?”让他们不欢而散。那时候弗朗西斯卡的愤怒可能已经不完全来自于罗伯特的冒昧,或许那个时候,她已经动了心,而她是想否认的,所以她怒。
夜深人静,罗伯特走了。她坐在摇椅上,翻着叶芝的诗。她打开睡袍,微风轻拂过她的身体。这一段,是情欲的开始。她写下纸条,驱车赶往廊桥,邀请他明日共进晚餐。他答应了,她开心的像个孩子。多年没买新衣服的她,去买了一条新裙子,这是她的婚纱。当罗伯特又一次来电,告诉她若是有所顾虑,就算了。她说,我不怕。她在放纵自己,享受这难得的时光,享受这禁忌的味道。
夜晚,回到家,罗伯特先洗了澡,然后弗朗西斯卡也去洗了澡,在此之前,他问她泡澡时需不需要啤酒。嗯,这是她的少女梦,这是她要的情调。泡澡时,她看着淋浴头,想着刚刚他也在这里沐浴,欲火焚身。她换上了新裙子出现在他的面前,是性感和妩媚。他们伴着蓝调起舞,情欲一点点被点燃。罗伯特是绅士的,他说,如果你介意,我立马停下。可她说不用停。然后他们接吻,起舞。这是第一次的吻,小心翼翼,夹杂着试探。然后顺其自然。。在床上,他们聊天,亲吻,依旧小心翼翼,但是是珍惜。
第二天,他们逃离,逃离开这个充满是非的小镇,去到一个没有人认识他们的地方在舞池里贴身起舞,拥吻。入夜,这一次。浓烈。
后来,他们争执,因为还剩一天她的丈夫和孩子就要回来了,这一切都要结束了。他们争吵,她怕她也不过就是罗伯特众多女性朋友中平凡的一个。她问他的真心。女人都是这样叭,关于爱情,非要追根究底扒个究竟。他们拥抱,接吻。她捧着他的脸,倔强,害怕又不舍。罗伯特让她跟他走,她收拾好了行囊,却最终犹豫不绝。这一次,他驾车绝尘而去,她看着他的车远去,心痛不已,却什么都做不了。
第二天,她的丈夫和孩子回来了。她收拾好一切,挤出笑容,一切如常,忙碌、繁杂。她想他,却也没空想他。在杂货铺外,大雨中,她看见了罗伯特。两相凝望,无语凝噎。罗伯特在大雨中,痛苦,留恋。他的眼神还是在告诉弗朗西斯卡,跟我走。他转身,她的丈夫回来了。罗伯特的车在她前面,丈夫跟她提到这个摄影师。她只痴痴的望着。我听你提起我的爱人,可我不能说,只能像个陌生人一样听你说。红绿灯,罗伯特在他们面前停了很久。他重复他们第一天遇见时的场景,他挂上她给他的项链。这是最后的挽留,也是告别。她握紧车门把手,还差一点就要开了,可是车动了,
他走了,两个方向。她在丈夫旁边哭成个泪人。丈夫问她怎么了,她说给她一会。丈夫没再多问,打开了电台,但不是她爱的频道。我猜想,这时候弗朗西斯卡的内心应该是失望的,她会想,如果是罗伯特,就会是1410台叭。我认为此处丈夫的做法是聪明的。丈夫或许能猜到,但没多问。如果非要追根究底,我想弗朗西斯卡可能会打开车门冲向罗伯特。
再有罗伯特的消息,是在弗朗西斯卡的丈夫去世后三年,那也是罗伯特去世的时候。他留下了他们之间所有的记忆给她,他把自己的骨灰撒在了他们廊桥一梦的地方。他说,这么确切的爱,一生只有这一次。他们余生都在相爱,或许还是因为没能得到。就像《情人》里的他们,也爱了一辈子,可能还是因为禁忌,因为不能,所以美好。
这部电影其实还是人性。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就觉得恋爱或者婚姻外的爱情总是存在的。撇开肉体上的承欢不说,我认为这是人之常情,我甚至做好了结婚以后夫妻双方哪一边会出现这样状况的心理准备(不过还是希望这番言论不要被我以后老公看见咳咳)。这不是什么道德沦丧世风日下,爱情这个东西总是来的突然。当年荷西在与三毛婚后也爱过别人,他与三毛开诚布公的谈论这件事,并做出自己的选择。我觉得没什么不好。我只是认为每个人遇到这样的事情时,一定要想好自己的责任以及承担。如果是恋爱中遇到的,请确定好自己的心意,然后选择其中一方。如果是婚姻,其中的责任会多很多,双方家庭、孩子等等。而且,其实大部分的婚姻到后来都是一个样子。你身边的人,你以前也爱过。只是生活久了,习以为常,没了新鲜感,爱情往往也就不复存在了。责任心才是家庭的最强粘合剂。总之,总要断了一方再和另一方好好生活,这是最起码的责任。恋爱中,可能会有不少人选择后者,而婚姻里,大多会选择原有的家庭。如果弗朗西斯卡那时候选择和罗伯特走,她今后的生活想必也不会开心。她会歉疚一辈子,这种歉疚,很快就会磨平她和罗伯特的爱情。对于弗朗西斯卡的家人,他们对于弗朗西斯卡应该是这样:我原谅你爱过,我也感谢你没走。

© 本文版权归作者  球球球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