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畏恋爱对象是OS,大家也必得是矗的

冲奥打赌的时候,有小伙伴吐槽我的下注说「最佳剧本谁都知道是《她》」。其时我还没有看过这片,便不作评价。现在撸过了,我还是不想把剧本奖给伊。美指倒是奖捧得妥妥的。

作为一部背景设定为「轻未来」的影片,根据目下人类生活的格局和趋势,对于——可能是十年后——的社会审美情调和休闲活动作了颇为可信的推断。复古款+波普风+现代派(世纪之椅嘤嘤嘤)的细节十分悦目,各种水色系搭配塞高。我这四星里有一颗星给美指,一颗星给配角众(Amy,
Roomey还有我亲爱的13)。

文艺清新范既然这么浓,可想而知逻辑就不会太好。其实从选定SJ作声优我就感觉不大妙——找明星出演就有给了观众想像上的限制。倒不如干脆找个专业配音,观众看片里找不形象代入,那种「对方是没有肉身」的感觉才鲜明。否则全片感觉好像SJ在给男主打电话。

前面各种赏心,看到中途我就对影片中这个主要角色甚至连酱油君都是矗的世界绝望了!Theo和Samantha变成情侣,因为他的OS是「她」。而Amy跟她的OS就只能到「闺蜜」的关系。Amy公司里有个女生跟别人的OS约会,那台OS是个「他」。

嗯哼。阿西莫夫好像忘了在机器人三大定律里加上「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够跟人类谈恋爱」。等等,机器人倒确实可以加上人造的性器官,但OS不!是!只!有!声!音!分!性!别!么?!

也就是说理论上和实际上,Samantha只是「听上去像女的」而已好嘛!如果Samantha的声优不是SJ,而是春哥……这故事大家觉得还成立么?咹,刚刚哪个同学笑来着?来来来,站起来,我们一起来讨论一下以下这个问题:柏拉图之恋算是有性恋还是无性恋?如果是以「不发生性关系」为前提的恋爱,也就是所谓「灵魂相爱」,那灵魂和思维是有性器官的么?如果灵魂和思维没有性器官,为什么跟没有肉身的物种相爱还要求对方有个(假设的)性别而且要合乎我们的性取向偏好?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整个电影院里只有我一个人的脑电波发射出这一连串不和谐的问号么?我!不!信!

电视剧Star
Trek的Entreprise系列第一季,德诺布拉(Denobulan)星球来的Phiox医生察觉到有位女队员向他施放求爱讯号。

当时人类才和ET们接触不久,生怕自己会错意的医生缘是求教首席科学官T’Pol。这位第一个在地球人的飞船上服役的瓦肯人,基于本种族唯逻辑是论的个性,回答道「人类处理跨物种的恋爱关系并不成熟。他们天性好奇。对于所有被“新”的东西会有尝试的冲动」。

几季以后她就被编剧安排跟一个地球人恋爱了。当然前提是——尽管T’Pol已然妾身有疾(对瓦肯人来说非常致命的情绪管理障碍),在发生这样那样的关系之前还必须被整成二级脑残(以瓦肯标准)才配得上人类。

「爱情」这个概念,对人类来说,其实很新。新到什么程度呢?很多语言,比如新白话,需要生造出新词来表达这种关系。孙瑜的影片里使用的对白还叫「谈爱情」。诸位看官也不妨扪心四顾——我们的父母相爱么?(以影视中「爱」的标准)

在漫长的进化过程中,人类跟所有动物一样,最大的本能除了「求生」之外就是把自己的基因传下去,所谓「食色性也」。当人类的数量即将超过老鼠怎么也不怕物种灭绝之后,就需要为我们一年四季不舍昼夜地发情找个高大上的理由。

啪啪啪的人说,要有爱。于是爱情出现了。

因为新,而且玄之又玄多少有几分哲思色彩,但又没有下限人人可及,自然地球人就对此一概念十分痴迷。痴迷到什么程度呢?不仅有人将之当成生存的初动力和终意义(在各个三角恋的影视剧首页保管一大论证「a爱的是b不是c,因为blahblahblah」之类的帖子),在爱情的世界里,人类再次成为造物的宠儿、宇宙的中心。
不管是霹雳五号,还是瓦肯人,还是本片中的OS系统,不管你脑量是人类的一千万倍,还是体能是人类的十倍,当然都是十分、极度、迫切渴望着跟人类恋爱的,因为跟人类恋爱是这个宇宙中最美好最神圣最有利于修仙炼级(?)的活动了。那么要肿末才能跟人类恋爱呢。

首先,也是最重要的,你!必!须!得!有!性!别!(注:只有「男」和「女」两个选项备选)
其次,你!必!须!遵!守!人!类!的!所!有!恋!爱!游!戏!规!则!(比如:一次不能同时跟多个人交往)
最后,所!有!不!以!结!婚!为!前!提!的!交!往!都!是!耍!流!氓!(如果那些OS最后不觉醒,按这个故事走向,很快就会有人群上街游行要求通过跟OS结婚的法律了)

可是,既然是跨物种的交往,为什么永远都是另外一个物种变得像人,而不是人变得像另一个物种?你说如果是OS之间恋爱会分性别么?这么说起来……为什么影片中的OS没有相爱呢这真是个谜啊!

答案就是:你是白痴么?!这些故事都是人类写出来的啊!我们当然是这个宇宙里最美好的生物。我们觉得美好的事(比如爱以及做爱)当然是这个宇宙里最美好的事。如果我们变得跟瓦肯人跟OS一样,我们不就不能一边讨论灵魂之吸引一边啪啪啪了么?

这部电影是想要探讨「爱」的本体,但其实当编剧只给了OS两种性别的声音选项时(做过客户体验的对此idea嗤之以鼻,技术都这么先进了,至少要给出Alan
Rickman,张雨生,林志玲之类的声音选项么),这个讨论已然沉陷于自我局限而撞墙了——在跟OS的恋爱过程中,不仅玩的都是人类的恋爱梗(游乐园、吃飞醋、啪啪啪、四人约会),而且从一开始就假设对方也使用同等的爱情概念和恋爱语言于是enjoy这一切。

凭什么啊?凭什么上千个程序猿的血汗结晶就被你们的荷尔蒙活活糟蹋成这般?自我中心是种病,叫「中二」,得治。

因为文艺小清新只会拉纸高级智慧体的智商来做人类恋爱游戏的玩伴,而无法拔高人类的思维去理解OS(男主口中的「女盆友」),是以男女主角的感情从有罅痕到破裂的过程语焉不详(连自己都说服不了,怎么说服观众),最后的能给出的合理原因——她同时跟上千个人(按本片思路,必然全是「男人」)交往,可要不得了!

罗素道他的一生被「对爱情的渴望,对知识的追求,对人类苦难不可遏制的同情心」这三种感情所支配。我曾经也以为这三种情绪是并驾齐驱同时奔进的。不过最近越来越觉得,它们应该是一种渐进的关系。「爱情」这种现代人看来简直是支配人类的最圣洁感情,百年之后将在进化的过程中消退,这样人类就能把这些YY电脑操作系统是有性别而且还热爱跟自己发生性关系的大好时间用来追求知识。直到我们进阶到OS的智能级别,势必会对一年四季不舍昼夜发情的物种生出不可遏制的同情心。

好在,这片看起来真的很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