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蒲京娱乐场】没有看过2012的人的一些想法以及心理问题紧急求助

昨天晚上,一向懒得理我的姑妈家的哥哥突然极力怂恿我去当外交官,并且以涵盖全球地理知识的方式跟我侃了半天大山。刚开始我很惊讶,后来我想想是不是看到了我写的保存在他家电脑上的乱七八糟的文章。(目前我正赖在他家混吃混睡。)虽然我很谦逊,但为了不辜负他的一番热情洋溢和良苦用心,还是决定选择自我感觉最精华的段落贴出来,但你们要沉住气,因为社会经验和相关专业图书阅读的基本空白,有些东西我自己也觉得挺瞎扯。热烈欢迎具有某种程度的专业水准的老师、大学生修正、批驳或颠覆。
“1.
Minerva,罗马智慧女神,谐音弥勒佛,东方统治之神,代表着中国的政治道德形象:看穿一切,包容万物,笑口常开(我们自己的理解);但实际上由于没落的失态,被西式智慧完全控制的自卑,和种种难以解决的内部矛盾,我们只能做到第二点。于是,我们就被外国人解释成懦弱和麻木。然而,就个人观点,正面意义的西式智慧与中式道德的结合应该成为我们的努力方向。
2.
西方世界的神有两个,一个是耶稣(宗教上的神性),一个是宙斯(政治统治上的神性),宙斯先出现,耶稣后出现,一个支配欲极强,不择手段且老婆众多;一个极度讲求平等和博爱,憎恨女性,包括母亲、妻子和女儿,参考《龙纹身的女孩》。
当西方人缺钱花并且嫌耶稣鸡婆时,就会向宙斯接近;如果良知醒悟,或者被大家揍得很痛,就会向耶稣靠近。
3.
根据《达芬奇密码》,耶稣其实本来并不痛恨女性,是有些极端男权主义恶意篡改了圣经,我的推理是这样的:欧洲世界文化冲突此起彼伏,关系就极度紧张,首先出现了因为童年极其没有安全感而试图靠暴力支配一切的宙斯型文化。因为,对全人类来讲,缺乏安全感的童年主要是因为母亲的失误,实际上却可能是对全欧洲共同母体的理想主义逆反。因此宙斯属于极端男权主义。不过这种思想必然引起更大、更具毁灭性冲突。他们出于对极端温柔、包容的母亲的想象,发明了耶稣,不过,因为始终在冲突(女性也许完全没有插手,如果生活艰辛,又缺乏理性教育),遭到了周边世界或其他文化的拒绝,遭到拒绝的耶稣倾向导致了欧洲人的心理病态,并引起认知能力的大幅度下滑。对缺乏安全感的欧洲人来说,对世界的认知能力是极度重要的,为了恢复自尊心,加上因为始终饿兮兮的断奶感,把对女性(母亲)的极端憎恨加进了圣经,结果是漫长的中世纪的更加深重的愚昧兼黑暗,但他们养成了很强的认知取向型思维,因此虽然人格分裂,但善于思考,极度严谨。
4.
中国基本上来讲,一定程度上的自闭(保持自己的秘密),一定程度上的开放,神龙见首不见尾式的帝国封闭扩张主义,让周围国家极度惶恐,因为中国人是孙子的后代,学得最好的两句话是兵不厌诈和不战而屈人之兵(因为长期内耗型乱斗衍生的经济派),于是给了周围国家深刻的老练、狡诈、厚颜、虚伪的不良印象,并且宽容和看穿一切的目光下是对他们认知力的严重轻视。还极其神秘主义,神秘主义的实质是宿命论——我永远是好命,你永远是差命。不过我们也是孔子的后代,非常喜欢指导幼稚的晚辈,并重视礼仪。教育方式是:把你打哭,助你成长;打趴你的头,保持你强悍!!!实质上是家暴式国家父权扩张主义。并且我们还对自己很宽容的在学生教科书上将这些一笔勾销,而且在现在讲起与周边国家的交流史也完全讲我们对他们的影响,写得跟育儿心得似的。我猜周围国家都不大好意思说自己曾经很傻很天真,或者仍有些幼稚倾向,喜欢向干爹窃据或明抢来弥补心理失衡。也说明中国人没有绝对清晰的道德观念,变化莫测。”

    直到今天我才发现我以前对自己的认知很多就是错的。同龄人对待我的方式使我认为自己笨、穷、丑;我亲妈对待我的方式使我认为自己懒散、自私、极端不负责。但今天我才发现只是因为情商太低,经常比年龄比我小几岁的人还低一截。所以我的同学在我上幼儿园时就懂得怎么欺负和控制我。
    我从记事起就饱受各种威胁、鄙视、孤立和厌弃。从自身上找原因我发现有三点是我从前完全忽视的:1.我幼年时严重的暴力倾向,欺人太甚显然给亲戚、乡亲某种较为深刻的情感体验;2.选择性记忆功能的相对完善使我对早期的罪恶行径差不多忘光;3.情商低但却自认为还不错。
    不过最令我发毛的是我被我妈骗了个昏天黑地。这是天分还是在与我的长期较量中发展起来的?我想起件事:高三复习期间学校发了《家有考生》,有四型职业特质测试,好像是文史哲理论才能、沟通组织才能、复杂管理设计才能和逻辑推理才能,她的得分是9、9、9、2,如果她没有自欺欺人,这份测试的说明是这样的:如果在一项上得分高于9(包括9),就表明在这一项上具有特殊潜力,且根据概率,同时两项上得到9分是极其罕见的。我还想起我很小时她跟我神吹什么她家祖上出过将军(养过战马)、她爷爷会准确算命、大字不识也熟透毛泽东选集,但现在我问起她来她差不多完全推翻。但可以肯定的是,她是绝对神秘主义,鄙视当代科技发明。
    我感觉自己又回到七八岁要上小学时的混乱戒备状态。只想立刻直接湮没在人群中,但又担心那些普通的脸下面全是扫地神僧的心。并怀疑自己生下来就精神分裂。
    然后我从父系血缘上考虑,发现我奶奶的父亲是农村供销社经理,我奶奶被有一定地位和经济能力的父母当老妈子使唤废了一条腿,没念过书但做着妇女主任,患有神经官能整天骂骂咧咧,但对我来讲,却是满肚子吓小孩儿故事、令人新奇、温情可爱的奶奶。虽然我很少跟她待一起。
    这样可以解释很多问题:实际上,我可能是自闭症,但因为生在农村,没人告诉过我。
    为什么那个嚣张的总要跟我拧巴的小学校长的儿子有天看到我脸部崩溃,他那时向全班臭屁自己智商256,但遭到所有人的嘲笑。但后来至少在我面前变得谦逊可爱,现在想起来为人挺不错。
    以及那个我当时喜欢的女性朋友为什么在我谈论一个很厉害的尖子生时对我说:“你跟她不一样。”但后来又离我远远的,某一天在我和我们都喜欢的女老师粘乎乎地侃大山时郁闷地从我们身边走开。
    还有许多男同学诡异的笑容,原来是看我内心冲突时的笑话!
    

    我想讲一个令人崩溃的故事,是我自己设想的:是一家三代,祖父、父亲和孙女。祖父跟祖母感情不和离婚,可能心理上有困扰听任父亲自生自灭,祖母跟祖父缺乏感情,较为合理地对儿子即父亲也缺乏感情,果断离开家,父亲恐惧祖父的权威,把自己的憎恨发泄到母亲身上,憎恨一切女性。有了长孙女后祖父既出于希望个人权威得到女性认可(特别是比较聪明的),又希望弥补对儿子的遗憾后悔,孙女视其为保护伞,精神上乱伦了。引起了仇视母亲、阴鸷的父亲对女儿的极端憎视,于是对她进行实质上的乱伦侵犯。
    就是说,在没人故意的情况下,女儿精神上死了两回。你们认为她今后会怎样教育自己的孩子?
    这是女性地位问题、家庭问题、还是…….
        我想到的东西较为复杂、深透且超前的不止这些。但因为缺乏社会资源格局基础和社会认知能力基础,担心全讲出来真的会被当成疯子关起来,实际上也并非完全自信,如果你们跟我瞎起哄肯定会把基本凑合的社会现实搞得一塌糊涂。

    我呢,刚满18岁,刚刚高中毕业,因为三年中的大部分时间都在重度抑郁症和焦虑症中度过,勉强上了外地的一本。
    
    我渴望接受严格的高等教育,但我担心会离社会现实越来越远。毕竟我很少看书(特别是最近几年),从小有种今天看来属于超验主义的神秘感受。但实际上,我也没真正看过哲学。

    如果你们出于对一位在受虐中成长起来的青春女孩的人文主义关怀,请接受她的心理问题SOS求助。因为她都快搞不清自己到底是谁了,以及她那从看起来没讲过真话的爹娘到底是什么货色。

    并且,同样出于人道主义关怀请尽可能宽容她、理解她并超越她,以免有天她会一气之下回农村种田养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