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y, it's Weasley vs the Nazis!

独有5個剧中人物、1個小棚屋的電影怎么样能讓觀眾保持專注力?Into the
惠特e完全部都以靠劇本和演員撐起來,萌點爆棚的劇情片。雖然完全沒有销路广的場面或懸疑的情節,被困在挪威一望无际的雪野小屋裡的三名德軍和兩名英軍卻完全引发觀眾的心。不僅是他們的人格魅力、陣營之間緊張的敵對關係,幾次军火易主的主導權交換和糧食燃料的逐漸減少,以一種悄無聲息的緊張感將劇情一步一步推向高潮。當然這部電影的“大殺器”還是賣萌賣囧:

當德國人用火炭在地上劃出一條三八線……

當德國人固然在凍死人的小棚屋裡,也一本正經地脫下大棉襖穿著筆挺的軍裝亮閃閃地“會餐”而英軍輸人不輸陣也當場跟著脫……

當英國的少爺支使德國人砍小屋的木柱子當柴火燒,德國人指出那是承重柱,而少爺不知死活地拿槍指著逼人家砍……

當你發現Rupert會的德語僅限於幾句髒話,人家說的話他其實聽不懂……(並且人家德國人历来不講髒話,就他一個人在那罵得好開心)

***
职业有成的選角為微妙的角色差異以及情緒變化提供了有力的支撐。

能够預見“哈利Porter男星”的標籤將會漸漸從Rupert
Grint身上褪去,因為他的表演功力日深,而且展現給人們無窮的恐怕性。這種潛力的来得以致在哈利Porter時期就開始了,Driving
Lessons裡羞怯愚笨的男孩,Cherrybomb裡叛逆迷惘的黄金时代,他的角色是那麼多元化,固然她還那麼年輕、尽管他已經那麼盛名、纵然她的臉長得跟罗恩Weasley一模一樣!放下魔杖之後,Rupert所擁有的遠比任何的哈利Porter影星們要多。在Into
the
White這部電影裡,Rupert扮演來自温得和克的機槍手,村兒范十足的小青少年同他的貴族長官Davenport少爺形成鮮明對比。Rupert的印第安纳波利斯口音那麼重,乃至於他說的話德國人沒聽懂,而少爺一字不變地重複了三回之後人家懂了……

至於臉上寫著伊頓髮型寫著劍橋的Captain
戴夫nport,來自“上流社會”的背景能夠解釋他有一些故作姿態的優雅、不切實際的神气以及……或許是沉澱了幾代優秀基因此成型的美艳。(八卦一句,飾演Davenport的Lachlan
Nieboer在唐頓裡龍套了一個盲眼排长也是頗有范)

雖然DavidKross的剧中人物有无尽時間是在昏迷中度過,可是在他苏醒的時間裡,他的演出比朗讀者中尤为精緻。朗讀者中的DavidKross已經很了不起了,雖然風頭被Kate
Winslet的高光搶得渣都不剩。近些日子在Into the White裡的大卫Kross更完全展現出細膩的演技。他年輕、激進,是捧著領袖紅寶書的理想主義者,是被Rupert稱為“小希特勒”的激進納粹黨青少年——年輕的納粹和桀驁的阿布贾男孩碰撞出的火花滋滋滋地变成了前半部電影。

FlorianLukas的演出仍旧地無可指责,他飾演的德軍中士敏感、善良,爲了帶領下屬而隱藏著內心的恐懼。Stig
Henrik Hoff飾演的寡言少語的德國軍人也相當令人信服。

***
雖然戰爭給這5名骨干帶來了許多災難,影片對戰爭的批評實際上相當溫和,它更看得起表現溫暖的天性。在資源有限的情況下,當遭遭逢手無寸鐵的敵軍,并且還是剛剛擊落了自己飛機的那一撥人,德國人的選擇竟然是留著這幾個“戰俘”,投入巨大的肥力來看守他們,跟他們分享有限的食品,乃至享受餐桌。“小希特勒”的DavidKross強烈建議長官將兩名英軍俘虜就地處決,長官表面答應并把槍遞給他時,DavidKross下持续手。面對手無寸鐵的人,他無法扣下扳機。就這麼簡單的情節,人性中最單純的善显流露來。

沒錯,便是這樣一部独有5個好人關在小木屋裡相互消遣的電影,卻被拍得有趣、感人,并帶著些許憂思,一點也不循規蹈矩。雞蛋裡挑骨頭地給它提點意見的話:1.影片開頭的空戰不應該省略。幾名骨干直接出現在雪原,只通過他們的對話讓觀眾得知他們之間發生過一場激戰,他們相互擊落了對方的飛機——這種叙事格局太古怪了。空戰場面雖然和後面包车型客车传说沒有直接的聯繫,卻能幫助觀眾连忙進入戰爭的大背景,更便于通晓英軍和德軍之間的緊張敵意。2.那多少个“一同去看流星雨”的鏡頭能否剪掉啊……太拙了簡直。

總體来说,假使影迷喜歡溫暖人心的劇情片、喜歡善良的制伏弱冠之年之間的互動、喜歡開國際玩笑戏弄英德部族天性,那麼這部電影為必须要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