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才苏照彬

记住苏照彬这个名字是从《爱情灵药》开始,2002年的台湾片,没有大明星没有噱头,问一百个人就有九十九个回答说没看过,剩下那一个还是当成A片不小心看掉的。而我因为喜欢戴立忍,立志把他参演的电影全部看完,于是在漫长的搜索下载之后有幸成为了那第一百零一个。

还记得当时看完后我的第一反应是马上去翻片头找字幕,那上面清楚写着——编剧:苏照彬,导演:苏照彬。再一搜索,原来《台北晚九朝五》、《双瞳》、《三更之回家》都是此人写的剧本,特别是《台北》,重看数次都只留意到导演戴立忍和主演黄立行,竟然没有记住编剧是苏照彬!

真是相逢恨晚,造物弄人啊。我两眼放光,心潮澎湃,想马上写篇日志大力推荐,激动之下脑袋却一片空白。世上的好电影有千千万万,有些能够说出其中的好处,比如《台北晚九朝五》;有些却是除了一个“好”字之外就无从说起,比如《爱情灵药》。

同样苏照彬编剧、戴立忍出演的还有《想死趁现在》和《运转手之恋》,不知这俩人私交如何,想必多少有些惺惺相惜,合作过的电影都牛逼的不行。这两部2000年的作品知道的人更少,前者遍寻不着,后者直到最近才有幸得见。看的时候不禁一边拍大腿一边叹息:为什么又是这么好看?为什么这么好看的电影又是无人问津?这么一个普通的关于司机的故事,苏照彬却有本事把它说的精彩绝伦。据说他爸当了多年的计程车司机,这剧本多少有些自传成分,他自己亦在片中客串了一把,戴着眼镜憨憨的样子,在饭桌上大谈化学反应和关节炎,一贯的不动声色的幽默,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他本人。

2006年,因为自编自导了相对商业化的《诡丝》,苏照彬的名字终于不那么冷门。大家开始进一步发现苏照彬不仅是鬼才,还很擅长写鬼。《双瞳》和《三更》都只算热身,《诡丝》才是难得的鬼中佳品,剧中诡异刺激的部分也许很快会被淡忘,可我会记得叶起东在地铁上流着血给家维打的电话,记得他和母亲的灵魂坐在一起默默无言,记得他说“想要活着,想要过得快乐,想要人生可以改变,想要每天早上再去看你”。

一个男人可以一时幽默风趣、一时坚毅冷峻、一时缠绵悱恻、一时玩世不恭,无论题材风格怎么变都能有条不紊运筹帷幄,整体节奏的把握、时空交错支线穿插之后的自然融合、人物性格的立体丰满、化腐朽为神气的情节和灵气四溢的对白……一位大师级的人物已经冉冉升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