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93250122

一个人若是活得太过纯粹,就注定被纷扰的世俗所埋葬。就一如霸王别姬中的程蝶衣,终其一生,只唱一段京剧,只爱一个段小楼。而处于对生的渴望,师哥段小楼背叛了对他情深意长的师弟程蝶衣,背叛了对他情意绵绵的菊仙。霸王别姬这部电影中,程蝶衣这个角色,无疑为最厚重的。没有程蝶衣,就无法更好诠释张国荣,无法成就霸王别姬在中国电影史上的位置。如果一个人具备程蝶衣的气质,那么这样的人注定是个悲剧。因为他太过纯粹,不懂变通。这种人的世界里,没有灰色的过渡地带,没有迁就和妥协,永远只有黑和白。他将永远不能适应极度复杂的,风云变幻的社会,就像蝶衣,只能随着没落的大清王朝,走向尽头。这样的人,做为一个艺术形象,是唯美的,深入人心的,但在现实面前,却是极度的脆弱,因为他每分每秒都要遭受着自己施加于自己的精神折磨和命运无止尽的凌迟。人生如戏,戏如人。但戏可以重演,人生不能哪怕一次的重来。戏几多生动,人生就有几多沉重。程蝶衣,段小楼,菊仙,三个动荡时代的小人物,千千万万历史殉道士中的三个,在霸王别姬这部电影中,一起为我们倾心勾勒出了滚滚红尘中无人逃避的了的爱,恨,情,仇,人性的复杂,人生的几多无奈以及人类想要改变自身苦难命运的艰难。让人看罢,不胜唏嘘。但愿今后,不再有菊仙,更不再有程蝶衣。毕竟,人生没有想象中那么长,百转千回,万事终成空,临了临了,尘仍归于尘,土仍归于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