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爱利人,小爱伤人

用宗教来禅述电影所想表达的主题,同时有黄火土表现出一个人在内外困境时压抑的性格。我觉得这部电影并不在说案情的离奇,破案也没有那么曲折。而是在说“解脱”,无论是精神上的解脱,或是寻求宗教的方式“解脱”。在电影中的“解脱”显然都是错误的,所以,导演最后安排了黄火土复活的生机。是亲情唤回他的生命,又或者没有唤回。但已被判定死亡的他,在女儿禁语两年后终于开口叫出爸爸时,不断的流出眼泪。无论他是否复活,我相信,他心里已经解脱了。

所以,解脱一定来自于内心。宗教也好,任何方式方法也好,都是指导如何释放内心,获得真正意义上的解脱。那一定不是悲伤的,也不依靠邪术,那一定是温暖的,一定与生活相依,一定需要亲情与友情的支持。

双瞳不是恐怖片,具有一定的哲理性。虽然想成仙的女孩这个桥断安排的比较粗暴无语。黄火土还是非常可圈可点,把压抑、挣扎、勇气、对家庭的向往、对生活的憧憬、对同仁的友爱、对职责的忠诚……以及这无数压力之下人性的方方面面都还算表现的淋漓。

因爱生忧,因爱生恨,若离于爱者,无忧亦无恨。这是影片最后引用的交阯罗浮山出土碑文。这里说的“离于爱者”,我个人认为,绝不是让我们不去爱,不心存善与温暖,而是不被爱所束缚,不因爱而去捆绑,爱是给予和宽阔,不应是占有与获得。大爱是爱,小爱才应离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