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虐的道德游戏

“人最宝贵的是生命。生命每个人只有一次。人的一生应当这样度过:当回忆往事的时候,他不会因为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会因为碌碌无为而羞愧……。”
我小的时候,家里书柜里最显眼的“文学”书籍还是《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从小就不断被要求背诵这个段落。现在的孩子可能没有这样的经历了。
生命每个人只有一次。人的一生究竟应该怎样度过?这样的问题困扰了一代代人。
“该起床了,adam,也许你很想知道你在哪里,我告诉你可能在哪里:一个你也许会在此丧生的房间里。时至今日,你仍在虚度年华,看着他人度过人生,但当偷窥着透过镜子,他们会看到什么?你是一个奇怪混合着愤怒却又无动于衷的人,但更象一个可怜虫,那么你今天想看着自己死,adam,还是想做些其他的事?
自杀者:“你好,paul,你是一个十分健康的中产阶级男子,上个月,你试图割断自己的手腕,你这样做是真想死还是想救赎?今晚你做给我看,如果你真想死,那就请便,但如果想活,你就得再割一次,在铁丝网和门之间冲出来,不过要快,3点门就会关上,这个房间就将是你的坟墓。要流多少血才能活下去?”
瘾君子:“你好,amanda,你不认识我,但我认识你,我想玩个游戏,如果你输了,戴在头上的装置就会永远的撕裂你的下巴。只有一把钥匙能打开装置,它在你狱友的胃内,看一下四周,amanda
,你就知道我没有骗你。但最好快点,是死还是活,做个选择吧。”
幸存者:“恭喜你,你还活着,大部分人对于他们还活着都不知感激,但不是你,不再是。”
《电锯惊魂》出乎常情地完全从受害者的角度进行讲述。观众和受害者一样一无所知,这使得这部电影具有强烈的参与感,就象一个角色扮演游戏,中间血腥的屠戮暴力疯狂也因此更加具有向现实延伸的张力。象参与本片编剧的温纳尔说:“影片设计的游戏一个比一个疯狂,因此在想象这些情节的时候我可能更变态。”这样震撼的游戏效果搭配的是严肃的人生讨论。残酷的生存游戏让幸存者明白活着多么可贵。这是一部教会人感恩的电影,从这样的角度上,《电锯惊魂》已经具有了和《七宗罪》比肩的起点。虽然客观地说,七宗罪几乎是不可超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