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蒲京娱乐场saw

整部劇基本是三條線 一條是在密室中
一條是密室中的兩人敘述各自的背景以及兩人的關係
一條是殺人魔的背景以及和黑人警察的恩怨

兩人被鐵鏈鎖在一個密室中

Lawrence gordon 外科醫生
口袋裡有錄音帶 一把鑰匙 一顆子彈
以妻女生命相威脅限時殺了adam 那個死者的血有劇毒

Adam 偷拍者(私家偵探)

按照提示在馬桶的水箱里找到兩把鋸子 和adam偷拍gordon的照片 他藏了起來

發現有監視器

發現標有x的地方有個盒子 用剛才的鑰匙打開 裏面是教gordon殺了adam的方法
和一部只能接聽的電話

Gordon使計 先把香煙沾上毒血再關燈 告訴adam按照他的話做
讓監視者以為adam中毒而死了(爲什麽裏面不止放一支煙呢)而且你沾過血的煙給人抽
那個人會看不見 再說了正常的絕對不會在這個房子里吃喝任何東西
但最後被電擊拆穿了(其實是裝死的john在控制)

其實這個根本就是在考驗gordon做什麽選擇
因為那個血根本沒毒,因為那個人是裝死的
其實這個選擇是讓這兩個人互生猜疑 彼此不信任 讓兩個人互相殘殺
這才是目的

妻女打來電話 ——妻子被強迫說 不要相信adam 他認識你

Grodon猜忌心起要adam說實話

Adam偷拍的對象就是gordon 雇主是黑人tapp(他一直相信gordon有參案
或者他是破案的關鍵)

Adam偶然拍到闖入他家裡的人就是zep

殺人時間已到 zep按照規則要殺了grodon的妻女了
下手前,打了個電話給grodon
作最後離別
意外發生 妻子與zep爭鬥
人質就綁在gordon家 一直在監視gordon家的tapp聽到槍聲 也立馬出動了
衝突下 妻女逃跑了 zep趕來殺gordon tapp緊隨其後

而gordon不知那邊的情況 然後電話再次響起(應該是妻子打來報平安的)
但gordon就拿不到(其實這個是劇情啦)你可以用鋸子勾過來
急得gordon鋸下了自己的腳 拿到死人手裡的左輪 裝上了那顆子彈擊傷了adam

而那邊倒楣的黑人在爭鬥占優的情況下被手槍誤殺了

Zep進來檢查 gordon超過時間殺了adam,正當他開槍之際
adam一個突襲放倒zep掄起水箱蓋砸死了zep

Gordon爬出去求援

Adam在zep的身上也發現了一個錄音帶 原來zep也是被殺人魔利用
他體內有慢性毒藥要活命必須按照他的規則來

其實導演沒有給出結局
gordon到底死了沒有,如果他一定要死,那麼是怎麼樣的死法?
殺人魔不是緊急時刻 他是不會殺人的

護理員zep綁了gordon的妻女 被殺人狂安排遠程監控 如果gordon
沒完成任務就殺了他的妻女
他是不知道現場gordon收到的提示的,一切的佈局他並不知道

昨晚gordon離開酒店在車庫取車發現有人跟蹤他 ——相機的閃光燈亮了一下
然後奇怪他的手機和公用電話都打不通 結果就被殺人狂偷襲 帶到這了

John過去的罪行
弄死了一個曾割腕自殺的胖子,在身上找到了一個拼圖形狀的傷口——這個兇手即被稱為拼圖殺人狂

有一個毒癮的倖存者說他教會了自己感激

5個月前弄死了一個裝病的人
故意留下了個手電警方查到了gordon(案發時他在和情人幽會)

黑人警探tapp
反復看拼圖留下的錄像找到了線索118街的幫會標誌和背景中的警鈴聲鎖定了地點
那一次突襲雖然救了人質但是他的拍檔中霰彈槍陷阱而死
自己也受了重傷而殺人狂逃掉了
(其實這並不符合殺人魔的作風 他是不會把自己暴露在受害者眼前的
都是通過錄像 視頻 這次的出現也是劇情的必要,這點有牽強)
還有故意留下gordon的手電也是敗筆 這點害不到他
反而提醒了別人下個目標可能就是這個醫生

知道唯一的線索就是監視gordon家,下一個受害者很可能是他
他拍下了侵入gordon家的人的樣子,認為他就是拼圖

John結腸癌和腦瘤 恨身在福中不知福的人
就躺在那裝死
顯然是腦袋被人用槍轟死了(頭上戴著像腦漿一樣的東西)——可這個死狀應該逃不過外科醫生的眼睛
裝死是有風險的 萬一他們想研究一下這個死人的致命傷什麽的 還有糖那麼長時間
一定難受吧 總會下意識的動動吧。。。都是有風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