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蒲京娱乐场All the colorful days

这是一个慌乱与奔波中的清晨,习惯性地看书、下课,被修车老头骂过,再跑去书店拿杂志,连阳光都俗艳得正常,收银时我听到don’t
break my
heart,不禁哼唱起来。年轻的女老板笑笑说难得啊,这是20年前的大街小巷曲。
新蒲京娱乐场 ,我也笑了,原来它真的在那个时代流行过。不过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带着怎样的怨念也回不去20年前,还得乖乖溜回我阴暗的小屋,做被时代抛弃的青年。

那也是很久以前的事了——走出门的一刹那我看到久违的R的短信,说着有关给设计的衣服命名的问题,不知怎么就提到了这个名字——colorful
days。
事实上,我已经需要回来百度才能记起那首歌的词来,顺便看一眼新闻,他竟然又要出专辑了,又是四年,漫长得几乎要忘记自己是谁的四年。
四年前我们还称得上是小朋友,在等待吹尽15根蜡烛,前座的某男总回过头来纠缠我到底是像朴树还是周杰伦的问题,整日用他的CD听那张旧旧的麦田专辑。

然后,不知什么时候,这个黑色的封面就猛地跳了出来,迷茫的眼神一下子就把我剜割得干干净净了……
那不就是所谓的青春吗,怎能不深陷在那些忧伤的小旋律里来来回回不能自拔?

对,我差点就忘了这个足够诗意的名字:生如夏花。
像夏花一样的年纪听的歌曲。


我是这耀眼的瞬间
是划过天边的刹那火焰
我为你来看我不顾一切
我将熄灭永不能再回来
不虚此行啊
惊鸿一般短暂
如夏花一样绚烂
这是一个多美丽又遗憾的世界
我们就这样抱着笑着还流着泪
这是一个不能停留太久的世界

世界既美丽又遗憾,年轻又总是充满了诸如此类的小情小绪,细腻得一触即发,动不动就窒息得要晕过去了;在现实与幻想中反复徘徊,对自己又爱又恨,满心以为青春就要随时随地转身走掉,心里全是想留不能留的怅惘。
每晚辗转反侧的时候,想着大概永不能实现的梦想,绝望得要命,恨不能就在最好的时候彻底消失不见。
然后,第二天清晨,我们拔下耳机,天还没亮就背起书包上学去。


为什么就这样地离开
为什么就不能相爱
一直到我们死去呢
都去了哪儿所有爱和誓言
我流着泪的恋人啊
时光已将一切更改
当我慢慢忘记你的脸
让故事再发生吧
让我的人生充满遗憾
一切都不必重来
什么也无须更改
生活在继续舞会从来不曾停止
一错再错的这故事才精彩
我毫无保留的爱过你
给我的永不会忘记
失去的我曾拥有多幸运
在你最美丽时
竟让我遇见你
于是便爱上你
我爱你
再见

懵懂的年纪,青涩的小花朵次第盛开的年纪,不设防的顾盼之间,蓦地就被投进了五光十色的大舞池,惊喜、惊艳、目不暇接,立刻就决定为之奉献终身了;现在看来傻乎乎的爱,在彼时当之无愧是我们的圣坛,是要用整个生命去维护的。不要遗憾,不要离开,容不下任何的伤害——或许那些根本就称不上是伤害——可是最最珍贵的宝物怎么能有一丁点的瑕疵?
不懂什么是责任,更不去想所谓的未来,有那种叫做passion的东西,就够了。
可是那样动人的美好,偏偏就是注定要和无知联系在一起的;它太冲动所以短暂,于是不断地跌倒,受伤,一败涂地。
所幸勇气也是青春的一部分,暗无天日又重见光明,我们总能迅速从原地站起来,又义无反顾地跟随节奏忘情起舞……
不用想太多,真的不用。结局有什么了不起。
那无疑,就是最好的时光。


咖啡真苦
蜜糖好甜
我从来不拒绝
所有滋味
总有残缺
我还是觉得完美
或许短暂
或许难堪
生活本该这样
喜怒无常
有大家在
每一个人都是一样
于是我就忘记了自己
随风摆动这副身体
随它怎么去
再不介意
只想和你们一起分享
相互依偎着度过这儿的每一天
只想和你们彼此爱恋
别让我独自沉入悲伤之海
从没有人能赢这游戏
也没有人曾输掉他的生命
都是我的
也是你的
故事不很漫长
等你来讲
看我笑得灿烂
就算留个纪念看我笑得多灿烂
就算是留个纪念

傻子才悲伤。这个名字就酷到让我们忘乎所以的了。
学生时代的友情,总是个被天天挂在嘴边说到滥的话题。我们不屑于冷酷的大人们所说的话,实际却是害怕的:他们预言的疏离,真的会发生吗?我们难道真的会变得自私,只关注自己?但至少,我们深知时间的力量,于是在行将离去的教室里,花花绿绿的纪念册传来传去,再坚强冷酷的人,也开始在字里行间肆无忌惮地煽情,把回忆渲染得跌宕起伏。我们不断告诉自己,在一起,分享过彼此最好的回忆,就够了;却忍不住无力而又固执地一遍遍说着,不要遗忘。
终究是要遗忘的;当我翻开已经略略泛黄的纸页,稚嫩的话语一字一句地跳出来,灿烂的笑脸历历在目,我像接受新鲜事物一样,审视着过去的刻骨铭心:原来我们是约好第8根柱子下见的,原来我曾经是拥有这个nickname的,原来我们是要开一个天天打八折的supermarket的……原来还有那么多原来……


风不停
绿树荫
阳光晃眼
天真蓝
我们在奔跑
沿着夕阳
是你喘息
起伏不停
我闭上眼睛

我们躺在青草上仰望
看日子在飘荡
我们像那朵云彩一样
来不及回头望

真快啊
我的夏天
像浮云般飘散
说着她再也不回来
真想再见
你们还在玩耍
和我再漫天飞扬吧
别忘记呀
那天你的脸
再见

我们还会那样并排躺在操场上说故事吗?

那颗无时无刻不在渴望上路,憎恶一切循规蹈矩的心呢?

我们还有没有对现实不满意转身就走的勇气?

这一刻,我真的有些悲伤。


像一阵风
掠过我身边
当你错身过的瞬间
忽然间
想要去很远
和你去看繁华世界

Imagination
never lose my passion
it’s on my way now
whatever it takes

not for the destination
it’s on my way

all the colorful days

又想起那一年,某个闷闷的夏日夜晚,与现在一样平静正常,我就这么坐着,为几天后那场虚幻的考试看最后一遍书,对于摆脱一切、去向远方,心里有说不出的惶恐和期待。
有一瞬间我与R一起抬头,看到已经变成个位数的大大的倒计时牌,顿时触目惊心的要命,拖着椅子逃出教室;走廊上的风散发着令人惊异的味道——就像那首旧旧的舞曲,却又带一点清新。
我们忍不住淡淡地唱起来。

时光真疯狂
我一路执迷与匆忙
依稀悲伤
来不及遗忘
只有待风将她埋葬

我们曾在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