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给的10年

早晨六点十三分.如果放在两年前,我已经被闹钟叫醒要去上学了.那个时候我上高三.
高三的时候常常烦躁不安,迫于自己和父母给的期望,强迫自己学习.每每感到烦躁的时候就塞上耳机,大声的听<我去两千年>那张专辑,然后就能安静下来继续做题.

最早听朴树,大概是小学.那个时候从姐姐的随身听里首先听见<new
boy>,被迷住后开始听整张,不懂歌里想传达的意思,可能只是从曲调上被吸引,甚至只是是他的样子.后来上初中,稍微成长之后开始有一定认知,三年时间里,常常拿出来听.后来中考和报考的学校一分之差落榜,开始并不开心的复读生活.同时在这一年里,认识了同样喜欢朴树的男生,可能终于有了可以彼此理解的人,那个时候我们虽然每天见面,也还是常常写东西,后来和他恋爱.
也就是在那年我等来了<生如夏花>,是同第一张不一样的感觉.我仍然疯狂的听,将他看做一个美丽的诗人,感受词句中传达的微小情感.

今天从柜子里翻出那些CD.<我去2000年>,封套上有一个个圆圆镂空的麦田,而歌词本封面,是干净的白色.只有右下角的两个字,朴树.看到这些的时候之前的情感一涌而出,我们之前平淡的生活,不快乐的生活,和那盏9W台灯,如今都去了哪.年少时的挣扎,野心,执着,期许,后来都消失了.剩下几乎无表情的脸,常常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而那个曾在自己房间里感觉到神的存在的男生,那个一首歌会唱哭自己的男生,那个相信自己是金子是要闪光的的男生早已经不见了.我记得当<生如夏花>产生的时候,很多人叫嚣着朴树变了,商业了,大众了.他们自己成长,结婚,生子,变圆滑,变挑剔,却不能接受一个歌手的成长.他们幼稚的期待一个人能始终停留在二十岁,而我总觉得生如夏花那个时候,才是他最美的年华.不愿多说话,温柔的唱着自己的这个人,其实是比多年前的那个人更强大了.
此时的我也成长起来,我想,自己成长着的这些年,一定也因为始终有那个人的音乐,不知不觉的改变了自己.沉默少言,坚持自己,时刻告诉自己冷静,不哗众取宠,这些一定都有他的作用存在.的确,十年也足以改变一个人.

<生如夏花>是2003年11月的事,现在已经是2009年初.但好像五年也不是那么漫长,当初拿到<生如夏花>放进CD机一个人听到泪流满面的样子我记得清清楚楚.而遗憾的是,此后我再也没有听到一张能让我有流泪冲动的唱片,我想也不会再有像朴树一样的歌手出现.而那时那地的自己,也再找不到了.
去年年底张亚东潜流演唱会上,他唱亚东的<不明飞行>,十年前在北京音乐台和刘恩一起做节目时候他也唱过这首,晃来晃去的,那时候他没有后来话那么少.随意唱<世界尽头>,这是这几年唯一的新歌,歌词是他的味道,曲子不是.我想新唱片可能不远了,但自己也没有特别的急切,只是安静的等.这么多年过去我也还是不敢亲自去看他唱歌,我想无论我们怎么老去,我也始终相信他是最能打动我的人.

清晨这些没头绪的字,写给十年里的自己和朴树,写给身边陪伴着和陪伴过我的人,写给同样深爱朴树的欧阳希喆.非常想念你们,希望你们都好.

他们在召唤我
我为他们活
艰难感动
幸福并且疼痛